因疫情兴起的在线学习对高等教育意味着什么?

推荐会员: goodway 所属分类: 产业观察,行业精选 发布时间: 2020-04-21 11:21

摘要: 当突发事件迫使人们围绕一个新想法进行广泛的实验时,社会和商业就会发生结构性的变化。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美国男人发动战争时,女人证明她们可以做“男人的”工作——而且做得很好,此后女人再没有退回 …

当突发事件迫使人们围绕一个新想法进行广泛的实验时,社会和商业就会发生结构性的变化。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美国男人发动战争时,女人证明她们可以做“男人的”工作——而且做得很好,此后女人再没有退回从前。同样,“千年虫”问题使得对印度软件工程师的需求激增,从而导致美国签发的就业签证增加了两倍,对“千年虫”漏洞的修正使印度工程师建立起了自己的资质,并使他们在解决技术问题方面一跃成为世界领军者,今天,Alphabet、微软、IBM和Adobe都由印度出生的工程师领导着。

现在,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正迫使全球进行远程教学实验。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危机将改变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远程教学被证明是成功的,那么教育也将是被改变的领域之一。但我们怎么知道是否将会如此呢?在这场危机驱动的实验启动之际,我们应该收集数据,密切关注以下与高等教育商业模式和优质大学教育可获得性相关的三个问题。
学生真的需要四年制的校园教育经历吗?回答这个问题前,需要了解目前四年制教育模式中的哪些部分可以替代,哪些部分可以补充,哪些部分完全可以由数字技术来实现。
理论上,不需要个性化或人际互动的讲座都可以录制成多媒体演示来发布,让学生以适合自己的节奏和方便的地点观看。课程中共性的、可商品化的部分可以由非大学教师在Coursera上轻松教授,例如,毕达哥拉斯定理在世界上所有地方教授方法几乎都是一样的。对于此类课程,技术平台可以以较低的成本将内容交付给为数众多的学习者,而不会牺牲面对面(F2F)课堂的重要好处之一,即社交体验,因为这些基础课程几乎不涉及社交。
通过将资源从可商品化的课程中解放出来,大学将拥有更多的资源来致力于研究性教学、个性化问题解决和导师制。学生们也将有更多的资源可供使用,因为他们不必在校园里住满四年。他们会在方便的情况下,以更便宜的成本在网上学习商品化课程。他们可以将宝贵的时间用于在校园里完成选修课、小组作业、教师办公时间、互动和职业指导等,这些都是远程无法完成的。此外,校园还可以促进社交网络、基于现场的项目和全球学习考察,这需要参与到F2F活动中。这种混合的教育模式,可能使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大学教育。
但我们能转向混合的教育模式吗吗?也许答案即将揭晓。当前,不仅仅是学生在远程上课,教师也被迫在家里授课。几周前在同一门课上见过面的学生和老师现在正在尝试其他方法。因此,双方都可以比较他们的F2F和远程教学体验,在这一点上大家是平等的。

在目前的实验中,学生、教授和大学管理者必须记录哪些课程从远程教学中受益,哪些课程进展得不太好。他们必须维护聊天室,以便匿名讨论技术问题、课程设计、课程交付和评估方法。这些数据可以为未来的决策提供信息,告诉我们何时以及为什么应该远程教授某些课程,哪些课程应该留在校园内,哪些在校园内的课程应该由技术来补充或替代。
IT基础设施需要哪些改进才能更适合在线教育?正如我们许多将虚拟会议变成日常工作一部分的人所见证的那样,在远程学习真正起飞之前,必须解决一些硬件和软件问题。毫无疑问,数字技术(移动、云、人工智能等)可以大规模部署,但我们也知道,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在硬件方面,带宽和数字不平等问题需要解决。在F2F环境下的教学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同一个班级的学生得到的教学内容和方式是一样的。然而,在线教育扩大了数字鸿沟,富有的学生拥有的笔记本电脑、更好的带宽、更稳定的wifi连接和更先进的视听设备。
用电话会议软件上课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但它不能处理一些关键功能,如容纳大型班级,同时也无法提供个性化的体验。即使在1000名学生的教室里,教师也能感觉到学生是否在认真听课、是否理解了所讲的概念,并能相应地改变教学节奏,一个学生也能感觉到自己问的问题是否太多了,是否耽误了全班的时间。但当前的技术是否足以满足这些教学功能?还需要开发什么?教师和学生必须注意并讨论他们的痛点,以促进和要求这些领域的技术发展。
此外,在线课程需要坚实的教育支持:教学设计师、培训师和教练,以确保学生能够顺利学习和完成课程。大学之间也存在着数字鸿沟,这将在目前的实验中变得明显。与预算紧缺的公立大学相比,较高级私立大学拥有更好的IT基础设施和更高的IT支持人员比例。
教职员工和学生需要进行哪些培训以促进思维和行为方式的改变?并不是所有的教师都对虚拟教室感到适应,那些从来没有使用过基本视听设备、主要依赖黑板和挂图教学的教师,与那些了解和熟练掌握新技术的年轻教师之间存在着数字鸿沟。随着全国学生在未来几周进入在线课堂,他们将发现,许多教师甚至没有受过设计多媒体演示文稿的培训,不懂得如何制作精致的符号和图形。高校需要利用这一时刻来评估需要什么样的培训才能提供顺畅的体验。
学生们也面临一些在线上课的问题。学生应按照大学的日程安排去完成一门课程,而不是永远拖延。但在网上,他们似乎感觉到自己不再属于同龄人或大学生群体——而F2F模式下的现实归属感会激发出一种竞争意识,激励所有人走向卓越。在网上做任何事情都很难不受到注意力分散的影响,因为学生们在参加在线讲座的同时,可能会进行多项任务、查看电子邮件、与朋友聊天和上网冲浪。我们既是家长又是教授,对这一点都懂的。
这些思维定式和行为模式会改变吗?现在我们(正在严格保持社交距离)正在通过试错来找出答案。教师和学生都在学期中进行不断的调整,教学大纲和课程内容也在随着课程的讲授而修订,考试和测验等评估方法也正在转换为在线进行。大学管理者和学生团体也都在逐渐适应这一转变,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老师们创新自己的课程。教师、学生和大学管理者都应该讨论在虚拟教育的第1天到第X天之间的教学变化情况,这将为如何培养未来的虚拟教育者和学习者提供线索。
巨型实验持续不断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促成了这一项全球性的巨大实验,该实验可以突显出传统校园寄宿制大学提供的一套服务与像Coursera这样的纯在线教育提供商的超低成本教育之间的差异。几年前,专家们曾预测,像可汗学院、Coursera、Udacity和edX这样的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MOOC)将杀死传统大学教育——就像数字技术扼杀了电话运营商和旅行社的工作一样。然而,直到现在,F2F大学教育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目前的实验可能表明,四年的F2F大学教育不能再停留在它的桂冠上。各种各样的因素——最显著的是学费不断上涨,已经超出了大多数家庭的承受能力,这意味着,中学后教育市场已在迎接着颠覆性创新,而新冠病毒危机可能就是这种颠覆。我们现在如何实验、测试、记录和理解我们对它的反应,将决定在线教育是否以及如何发展成为未来的一个机遇。这项实验也将丰富美国的政治话语:一些政客早就承诺免费大学教育,或许这项实验真的可以证明大学教育不必让一个人破产呢?
危机过后,较好的教育是否还是让所有学生回到教室,继续维持现状?或者我们会找到更好的替代选择吗?

来源: http://study.dataguru.cn/article-15494-1.html

关键词: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和会员推荐转载文章,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会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原文链接和作者,否则产生的任何版权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果有文章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删除或者进行授权,联系邮箱:service@datagold.com.cn。

一条评论
  • 大江

    2020-04-23 22:34

    我去年参赛的作品是研究在线教育的,以下是链接,欢迎交流。
    世界读书日—鄙人本科期间的参赛作品 – Shirleg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135264909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