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神秘的大数据公司Palantir

推荐会员: tutu 所属分类: 行业精选 发布时间: 2016-03-02 22:39
05ca677c16e9231b8c5d1d3ac44ffa5a_b

作为一家成立于2003年(实际开始运作是在2004年)的大数据公司,Palantir即使在成立10年后的2014年其实也鲜为人知,其神秘程度可见一斑。仅仅在2015年才逐渐浮出水面:一来是“大数据”概念烂大街,总要有几个盖面菜;二来大家惊奇得发现这个从不知道的独角兽,其202亿美元的估值仅仅排在Uber和Airbnb之后;三来它的主要客户是只在美剧和好莱坞电影里面出现的CIA及FBI等等。本系列就来解密Palantir,本期主要讲述他们的创始人。(抱歉没有找到全家福,只找到其中四个人的合影)

一、紧密围绕在以Peter Thiel主席为核心的各项事业周围

Palantir的创始人为Peter Thiel, Alex Karp, Joe Lonsdale, Stephen Cohen和Nathan Gettings。其中第三位和第四位都是毕业于斯坦福计算机系的超级码农,毕业后直接加入Palantir。第五位是来自于PayPal的超级码农。

这三位都是“只差程序员的项目”中的程序员。Stephen Cohen曾跟着Deep Learning的大牛Andrew Ng做研究,也在Thiel创立的Clarium Capital中工作过。 Joe Lonsdale在Paypal以及Clarium Capital等多个地方都一直跟随Thiel。Nathan Gettings曾在Paypal追随Thiel,是负责风险和研发的总监,曾以开发了反欺诈的系统而闻名于世,当时的欺诈主要来自于俄罗斯。

简言之,这三位大牛都是“紧密围绕在以Peter Thiel主席为核心的各项事业周围”。但Peter Thiel是何许人也呢?

二、奇葩的牛及硅谷第一天团

Peter Thiel,这位是奇葩的牛,自由穿梭于法律、金融、投资及创业之间。斯坦福本科及法学院JD的高材生,他毕业后给法官打过杂,给瑞士信贷银行做过衍生品交易,然后还创立过一个二级市场的基金Clarium Capital。然后开始了九头牛都拉不动的牛人生涯。在1998年创立Paypal。在2002年Paypal被eBay收购后,他华丽转身,成为目前硅谷最火的投资人,投资的公司包括:Facebook、Asana、Quora、LinkedIn、Yelp、Yammer等。投资之余,还在创立公司,Palantir和Founders Fund是其中的样本间。前者成为当下最红的大数据公司,而后者是当红炸子鸡(“基金”的鸡)。除去Clarium Capital和Founders Fund这两个基金,Thiel还成立了另外两只基金:专注于早期的Valar Ventures和专注于成长期的Mithril Capital Management。

Thiel还是最近的畅销书《从0到1》的作者,其中也有专门的章节提到Palantir,部分起到了普及的作用。


Founders Fund吸引了另外三位Paypal老友加盟,并投出一堆亮瞎钛合金眼的公司(包括:Airbnb, Knewton, Lyft, Spotify, Stripe, ZocDoc,SpaceX等)。

硅谷现在的三大独角兽(Uber, Airbnb和Palantir),Thiel和他的基金居然逮住了两只以及剩下一只的跟屁虫——Lyft。效率之高和方向判断之准,令人咋舌。

Founders Fund的这些前Paypal创始人,加上外面的一些,江湖人送外号“Paypal黑帮”,其实他们就是“硅谷第一天团”。下图分别是西半球和东半球的最强团队组合。两个天团中的某些人都需要保镖护身,防止粉丝围攻:东半球的粉丝要人,西半球的粉丝要命。因为Palantir是为CIA等政府服务打击恐怖组织,Thiel及Karp等配了前海军陆战队员做保镖,防止极端主义人士的针对性袭击。

(图片来源:The PayPal mafia

他们包括:Peter Thiel,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钢铁侠Elon Musk,Slide创始人Max Levchin,红杉合伙人Roelof Botha,Yelp创始人Jeremy Stoppelman,YouTube创始人Chad Hurley和Steve Chen,Yammer创始人David Sacks等等。

Elon Musk是Tesla和SpaceX的创始人。Elon Musk当时做了X.com,Peter Thiel当时做了Confinity,两家公司几乎完全一样,然后两位强人居然同意将公司合并成为Paypal,一开始是Elon Musk掌握控制权,后来Peter Thiel通过“政变”重夺控制权,但是整个过程中,大家并没有乱掉和散掉。最后两人携手将Paypal送上NASDAQ上市,并与同年被eBay以1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

下图是硅谷第一天团交织在一起的投资关系以及创立公司的列表。感叹一句:硅谷也是江湖呀,各种人际网交织在一起。

(来源:PayPal Mafia

说到这里可能有些人还不是很了解,换到中国的概念就是:这群人通过股份或者董事会席位控制着如下的公司,腾讯、大众点评、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百度、阿里的钉钉、滴滴、途家、蔚来汽车、支付宝等等。其实还远远不止这些,因为像SpaceX等公司在中国实在没有对标。

(此段长期招标,被漏掉的潜在的中国对标公司,及时联系。)

三、奇葩的怪及“最不称职”的CEO

Alex Karp,这位是奇葩的怪。作为一家专门为美国政府提供技术和数据服务公司的创始人及执行CEO,他却没有任何技术背景、没有任何政府背景,甚至家庭背景深深得左,儿时的游戏之一是跟着嬉皮的父母参加各种反政府的游行活动。

这哥们儿的学习及工作经历,简直就是一富家公子全世界作的任性史。从宾州的Haverford College本科毕业之后,丧失对本专业的兴趣,跑到加州的Stanford获得法学JD学位。再次对本专业法律丧失兴趣,于是又跑去德国的Frankfurt University,师从本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 Jürgen Habermas学习新古典社会理论并拿到博士学位。Karp在左方面的情节真是深入骨髓。

Jürgen Habermas,德国当代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是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中坚人物,由于思想庞杂而深刻,体系宏大而完备,哈贝马斯被公认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威尔比把他称作“当代的黑格尔”和“ 后工业革命的最伟大的哲学家” ,在西方学术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摘自百度百科)

毕业后,Karp再次觉得哲学无趣,返回加州继承了祖父的一大笔财产,开始了投资各种创业企业的嗨皮日子,结果战绩卓著。引得硅谷的各大土豪尽折腰,纷纷解开裤腰带摘下钱袋让他去管理。于是他在伦敦成立了一个基金专门管理这堆钱。

在Karp的投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Thiel与另外三位工程师创始人创立了Palantir,核心理念是基于之前在Paypal开发的防欺诈系统开发更强大的系统——一个“人+机器”的超级系统。用今天的话说这就是装上电脑的义体。


Thiel及小伙伴儿们最终说服Karp回到硅谷并加入Palantir,最后成为CEO。下图是两位好基友,左手边是Karp,而右手边是Thiel。Karp目前坚持保持单身,因为家庭生活会让其分神,这与美国成功商人家庭幸福、儿女双全及猫狗绕膝的传统形象可谓是离经叛道。Karp常常利用中国的气功来冥想,并只有在练习气功、游泳及做爱的时候才不想Palantir。(那些中医黑以及气功黑,是不是觉得Karp在洗地?)


大家一定奇怪这么奇葩的怪怎么加入这么奇葩的牛创立的公司成为创始人及CEO呢?特别是这样一个迷信气功的非理工科男。而且两人在政治立场上还完全不同,Karp在左,而Thiel在右(创立了著名的右派报纸The Stanford Review)。而且两个人的经历简直就是69虐狗颠倒乾坤:Thiel从创业到投资,Karp从投资到实业。

讲了这两位大牛,看官是不是已经喘不上气来了,那先给大家一个可以安慰自己不努力的理由吧:这两位好基友在Stanford的时候是室友。

人间自有真情在,室友不是马加爵:目前Karp持有Palantir的8%左右的股份,对应当前的市值,其仅在Palantir的财富就达到16亿美元。

下一期进入正题,介绍Palantir这个公司,结束之前留下两个引子

  • 911之后,美国面临巨大的恐怖袭击威胁,然后反恐和个人隐私之间出现矛盾。而身为坚定的右派的Peter Thiel希望用技术手段来解决这个矛盾。
  • 911之后,CIA等部门忙于调查各种线索。Stanford的几个教授以公开的海量信息为输入,利用计算机建立关于人物关系的网络,最后锁定了一堆疑似人物,并迅速将结果发布出去。结果CIA等部门大为震惊,因为教授们的结果与CIA花人力大量侦查和审讯的结果很近似,让CIA们误以为教授们有牵连,迅速飞到Stanford找教授们问话。“人脑+电脑“来分析复杂问题并辅助反恐的可能性,初见端倪。

Palantir最早的总部在加州的旧金山,然后往南搬到了Palo Alto(也是我大斯坦福的总部,此处必须软文植入,斯坦福大概占据这个小镇60%以上的面积),这个办公场所之前还曾是Facebook的办公场地。这个地方被Palantir命名为The Shire,名字同样来自于《魔戒》作者托尔金(Tolkien)的另外一部小说《霍比特人》。The Shire(夏尔)是霍比特人的老巢。于是Palantir的员工还将一个大会议室装扮成小说中的一个房间的样子。可见其魔幻之心,而Palantir本身的历程,也是一段魔幻之旅。


一、初心

先讲情怀。Palantir这个名字是Thiel取的,来源于他所爱的《指环王》:在剧中,Palantiri(多一个i,这里不是笔误)是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看到一切的水晶球,它可以帮助各位大神小怪和其它水晶球建立联系,从而可以看到附近的图像(其实它是魔幻时代的摄像头搭配监视器)。

再讲价值观。Thiel作为一个右派和自由主义者,目睹911之后日益加强的反恐行动的副作用——对个人隐私的侵害,深感心痛。Thiel觉得能够用技术去缓和甚至是去解决这样的矛盾冲突。(说到这里,面对当今的情况,估计再没有人骂地铁安检是脑残了吧?)

情怀+价值观+技术能力,三者的结合就是Thiel创立Palantir的初衷:用技术手段构建魔法球Palantir看清世界,在安全和隐私保护之间找到平衡。

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即使Thiel有这样的愿景。 2010 年Palantir依旧遭遇了隐私侵犯的信任危机。当时,一家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的软件公司HP Gary的邮件系统被黑客侵入,并被挖出 Palantir 向美国银行做的一个展示文档,里面说明了 Palantir 可以如何通过与第三方合作,有效打击维基解密。这就与Palantir一直宣扬的价值底线——尊重言论自由及保护个人隐私,大大冲突。

事件爆出后,即使Alex Karp 很快发表声明说撇清关系。但是由来已久的对Palantir暗地帮助美国政府侵犯隐私的猜忌,一时喧嚣尘上。

下图是泄露出来的带有 Palantir标记的软件界面,其中有提到专门针对维基解密支持者 Glen Greenwald的部分。Glen Greenwald因受斯诺登委托不断曝光材料,而成为政府的眼中钉。

但在Palantir创立之初,并不顺利,整个团队都是靠Thiel提供个人资金来养活。而无论是在融资上还是找客户打单上都遇到不少困难,没有人愿意相信这几个22岁的小鲜肉,和做为年轻人服务的Social App不同,做ToB服务还是需要一些头有白发的老腊肉,才能更容易打动投资人和潜在客户。

从这里其实可以发现些端倪:Thiel已经不准备非常深得介入这家公司的运营,而是把自己定位在早期投资人及Chairman的位置,否则以Thiel的技术、运营及管理经验,出任CEO是最合适不过的。

于是Thiel开始为这家初创的公司寻找CEO。最初的目标当然是名校MBA,但是他们没有人满意,因为MBA除了口吐莲花冒商业术语,没人了解他们远大的目标,仅仅把他们当做一个普通的做项目的咨询公司。但是Karp让几位创始人虎躯微震,虽然没有技术背景及丰富的商业经验,但是他和欧美有钱人的深厚关系以及哲学追寻本源的能力(比如:迅速理解复杂技术问题并能用极度简单的语言来解释),却打动了几位创始人。

Karp为这家公司交上的投名状就是去欧美各地融资,然而最初的进程非常不顺。硅谷传统的两大VC基金都对他们说了不:红杉的Michael Moritz(硅谷的VC双子星之一)在会议中一直心不在焉;KPCB的合伙人更甚,花了一个半小时来说服他们,Palantir这个项目是一个必然失败的狗屎。

然而最后拯救他们的是CIA,不仅带来了订单,还通过CIA的创投基金 In-Q-Tel给他们贡献了两轮投资,超过200万美元。CIA最看重的是他们解读数据的能力。

有了钱有了客户,Palantir开始了正规的发展,Karp也自然成为了CEO。找方向找钱找客户找人,是CEO的四大技能树。Karp虽然不是技术背景,但是凭借其跨界的优势,反而吸引来了不少明星工程师,即使在Palantir出名后简历潮水般涌来的时候,他还是最佳的试金石,能从众多的求职者中找到能力最强以及最适合Palantir文化的未来之星。

二、起步

2004-2009年,Palantir还是主要为CIA等美国政府服务,为他们开发定制的软件,实现整合的信息检索和提取及分析关键信息。大概情况就如同我们在《犯罪心理》等经典美剧中看到的一样,面对整墙整墙的纷杂信息,抽丝剥茧找出最核心的部分。其实直到2008年,CIA都一直是Palantir唯一的大客户。
在最初的项目进展过程中,其实并不顺利。这些工程师以前的工作经验是倒腾Paypal等顶尖互联网公司的成熟系统,然而面对美国政府内分散而略显初级的系统(包括数据库、邮件、Excel等等),同时还要在数据收集过程中满足各种权限及保密的需求,真是颇费脑筋。然而,在这样的困难中,Palantir的工程师并没有忘记初心,始终坚持不做项目而开发系统级的产品。将这些敏感政府中的信息整合在一起的额外好处也得以体现,所有查询这些信息的人将在系统中留下痕迹,这可以防止斯诺登类似的泄密事件以及亡羊补牢。在吕克贝松的电影《致命黑兰》中就有相关情节,作为杀手的女主角不小心留下照片给男友,结果男友的男友找到警局的暧昧黑妹查询其信息,被FBI的系统发现正在查询这个信息的黑妹,最终把整条线牵出来,让隐秘多年的女杀手浮出水面。到2010年,Palantir一下子抓住翻身的机会。在与Information Warfare Monitor(IWM)的合作过程中,逼格满满得发现了两个黑客网络:Ghostnet和the Shadow Network(俗称鬼魂特工网及影子幽灵特工网)。

IWM,其实也是一个半官方半民间的组织,而且是由美国的铁腿哈巴狗加拿大的两所学校发起的,并于2012年年初就关闭了。结合这些敏感的时间点及信息,有理由怀疑IWM和Palantir其实就是沆瀣一气赚国会的钱,顺手满足政府意愿一起坑害某超级大国。

并宣传这两个黑客网络都来自于某超级大哥的蓝翔技校,并被用于攻击和盗取印度及美国等国家的敏感信息。凭借此机会,Palantir逐渐打开名声,踩着蓝翔技校的尸体逐渐走向高富帅的道路,兼职是踏香(翔)而来。想想美国的斯诺登、维基泄密以及近期的苹果后门,对于灯塔之国的行为真是醉了。

2010年,Palantir终于摆脱了单纯依赖于国会大老爷们赏几口的低声下气,走向企业服务而实现业务多元化。年初的时候JPMorgan成为Palantir的第一个企业客户,Palantir帮助其解决欺诈问题。在4月份的时候,宣布与Reuters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其Palantir Metropolis卖给Reuters。华尔街上,Palantir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服务商,其主要任务号称是对抗来自与某天朝上国的翔攻击。同时,与政府部门的合作也在拓展,开始涉及到医疗和金融等多个领域,其中还被用于监控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大放水刺激经济的众多资金的合理使用以防欺诈。

Palantir Gotham平台和Palantir Metropolis平台,前者主要用于国防安全领域,后者更偏重于金融领域的应用。Palantir Metropolis可用于整合所有的定量数据、 生成和测试创意并云协作。Palantir Metropolis是有效和定量的分析平台,能够提供适当配套的分析工具,以便满足多学科研究和复杂的研究的需要。关于产品的细节在下一章会有更多介绍。

三、腾飞

到2013年,据不完全统计,和Palantir合作的美国国家机构已经达到12所,基本是好莱坞动作片的大咖秀,大家耳熟能详的包括:CIA、美国国土安全局、FBI、美国国家安全局等等。特别是在2013年9月,Palantir拿下美国证监会(SEC)高达1.96亿美元的大单。

关于Palantir历年的收入见下图(具体数据及图表原型请点击)。以政府项目起家,但是随后不断扩展到华尔街和各种商业公司,到2015年政府部门贡献的收入已经占到25%以下,可见在收入多元化方面进展神速。

(数据来源:华创证券)

根据2013年美国大数据企业收入排行榜,Palantir已经名列第八,足见其实力(具体数据及图表原型请点击)。

而真正让Palantir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是靠着两个大人物的垫背。一家受雇于Securities Investment Protection Corporation(SEC旗下组织)曾爆出猛料,他们通过使用Palantir的软件,在整合40年的记录及海量数据并充分挖掘之后,终于发现了麦道夫(Bernie Madoff)的“庞氏骗局”。

联想到中国最近不少P2P的庞氏骗局,无论是e租宝还是鑫利源,是不是有了Palantir,人民群众的损失会小些?

除了翻出麦道夫,在随后不久的美国政府公布的官方报告中,Palantir在抓住并击毙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行动中,又立上了一功。自此Palantir完全走入人们的视线,成为明星级的公司。而担心极端主义者的报复,Palantir公司也为Karp和Thiel配置了保镖,均为前海军陆战队的精英,每天24小时不离身的全方位保护。在通过技术部分剥夺美国大多数人的隐私之时,作为一种回报,Karp和Thiel也通过另外一种方式丧失了自己的自由和隐私。
四、明星

混到这个地步,即使亏损或者不IPO,也不会差钱了。Palantir早已成为投资圈追逐的明星企业。关于Palantir历年的融资情况见下图(具体数据及图表原型请点击),总共经历了十几轮融资,从A轮已经快到Z轮了。最早的投资来自于CIA旗下的In-Q-Tel风投基金和Thiel的Founders Fund。而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2015年底,共计8.84亿美元,投资基金包括In-Q-Tel、Founders Fund和老虎基金。估值超过20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Uber和Airbnb的第三大独角兽。

而对于硅谷的各大牛人来说,Palantir也是趋之若鹜的地方。在员工待遇方面,Palantir也是首屈一指。根据美国的薪酬平台Glassdoor在2014年的数据,在实习生月薪排行榜上,Palantir高居第一,达到7012美元(具体数据及图表原型请点击)。

在办公环境方面也足够舒适和尊重员工的个性,而且很有极客范儿。用各种魔幻小说及漫画来命名办公室名字,用元素周期表中的元素来命名软件的更新。

(前两集写了Palantir的创始人及公司情况,下面该介绍产品了,也就是最难的部分。使用和理解Palantir产品的人,应该比Bloomberg还要少。所以本篇将抛弃那些看似炫酷的界面和生硬的算法,准备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来介绍Palantir的产品。)Palantir旗下有两大核心产品支柱,Palantir Gotham平台和Palantir Metropolis平台,前者主要用于国防安全领域,后者更偏重于金融领域的应用。购买Palantir软件大概需要花费500万-1000万美元,而且还有20%的预付款,剩余部分在用户满意后结清,其官方号称至今没有一套软件因为质量问题被退回。产品的名字来源也颇有些魔幻色彩。Metropolis来自于《超人》漫画,是超人生活城市的名字。而Gotham来自于《蝙蝠侠》漫画,是蝙蝠侠生活城市的名字,其实常常也被当做是纽约的别称。

结合Palantiri这个来自《魔戒》的名字、总部的《霍比特》主题风格、纽约公司的《蝙蝠侠》主题风格、危急时刻的热线被称作蝙蝠侠开心大姐热线,我们不难发现Palantir人的Cosplay倾向。下图是Karp的办公室及背后的蝙蝠侠标志。

Palantir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案例有两个,一是此前美国政府追捕本拉登行动中,Palantir扮演了重要的情报分析的角色;二是Palantir协助多家银行追回了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Bernie Madoff所隐藏起来的数十亿美元巨款。下面摘抄另外一些案例供大家享用。

用途1:病毒传染及控制(公共卫生领域)

这是Palantir工作人员给出的虚拟案例。假设大肠杆菌疫情在底特律正在大肆蔓延(举例的人知不知道,现在汽车城很衰落,曾经的繁华,因为失业和房价大跌,这里的政府已经破产快成为一座空城了)。虽然政府知道疫情爆发的大致时间,而且明确了消费者是在哪两家不同的连锁店购买肉制品的,除此以外,政府对具体日期和源头无从可知,因此无法进行隔离调查和控制。这时候,如果使用Palantir,就可以让监管部门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和筛选,然后确认出这些地区哪些供应商的商品染上了病毒,最终将这些出售过“毒肉”的连锁商店进行隔离。这让我想起了2003年北京非典时候在清华使用的“狗牌”,我大清工科男早在13年就实现了Palantir的大数据功能。一旦某个同学疑似了非典,和ta在某一个澡堂/宿舍楼/食堂进行吃喝拉撒的同学,按狗牌颜色进行分级别的隔离封闭。

用途2:无处不在的监视(公共设施领域)

Palantir通过与美国警察合作,能够将遍布在城市及乡镇各处以及警车上的摄像头拍下的照片及视频入库存储,并提取出一些核心信息,比如:车牌号码、人脸及体态等等。在需要的时候进行查找。下图中的这位胖蜀黍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正规程序,提交了自己的车牌号码查询自己的相关信息,结果警察返回了他在最近一年内城市各处的驾车图片。

(图片来自于:Forbes.com

看起来很爽的同时,这位胖蜀黍也惊悚了。如果在这些图片里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信息,特别是涉及到儿童的敏感信息(加拿大海关查中国人的微信表情,就应该理解国外社会对于这个有多在乎),是不是就不太好了呢?想想咱们前几年的摸奶门和车震门,这真不是危言耸听。

以后最有杀伤力的一句话就是,“哎哟,还不错哟,我在Palantir上见过你”。


用途3:军队的暖宝宝(对外军事领域)

Palantir的软件已经被军方广泛采用,下图是美国陆军使用的Palantir用户界面。

Palantir已经被军方广泛运用于分析和预测伊拉克及阿富汗等敏感区域可能存在的炸弹以及地雷位置,或者帮助美军在巴格达选择一条被袭概率最小的路径,或者(如下图所示)分析也门和索马里之间的亚丁湾存在海盗的热点图。而这些分析都是整合了美军(陆海空及海军陆战队)等多方原本孤立而没有联系的数据,通过大数据的分析,在数据之间建立起连续,而最终获得想要的结果。

不过有时候分析只是案头工作,关键还是要靠实力。去年3月份在亚丁湾的撤侨,我军虽然没有Palantir,但是撤侨还是比美军给力。有军舰护航,自然也不用绕着海盗走了。

用途4:商业助手(商业金融领域)JPMorgan作为顶级投行和商行,需要大量的数据,不仅是提供给自己的客户,而且自身也在需要在交易中或者放贷中根据数据做判断。所以JPMorgan对于外部数据的获取是饥渴的:非农劳动力的供给和招聘状况,零售业状况,房产价格,消费者的信用卡逾期情况……在使用Palantir以前,这些数据都是从各个分散的外部渠道买来,而且互相之间很难联通。

然而在使用Palantir的软件之后,很快就把这些数据无缝得整合在一起,而且还能发现这些数据之间的关联性。一位 JPMorgan 的前苦逼IT员工曾透露,他们每天都需要导入 TB 级的数据到 Palantir。这套系统已经能够帮助公司每年节约了数亿美元不必要的损失,这些原来经常发生的损失包括:抵押房产的不当处理,黑客和欺诈交易(来自蓝翔但却是利用美国代理服务器而访问),通过房产抵押你来套现等等。

下图是Palantir Metroplis的界面,主要供商业客户使用。随着金融客户的增多,Palantir还推出了Palantir Capital Markets,专门解决金融市场上的各类数据需求。

用途5:复仇利器(公共安全领域)

2011年2月15日,美国海关的一名年仅32岁的情报人员Jaime Zapata,在墨西哥的一条高速公路上被一群毒贩射杀。尽管他开着防弹的SUV并且亮明了自己外交官的身份,但是15名手持自动来福枪的毒贩依然果断开枪。与Zapata同行的另一位探员Victor Ávila幸免于难,逃回华盛顿。美国禁毒署(U. 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DEA) 虎躯一震,勃然大怒,誓死要报仇雪恨。然后却无从下手,当时毒贩手脚麻利,留下的证据太少。

他们很快求助了Palantir,并展开了名为Operation Fallen Hero的行动。利用Palantir,在浩瀚的人物、地点以及事件等等元素中间建立复杂的关系链。同时Palantir还吸纳入联邦探员们额外的信息:大毒枭们及他们的马仔们,他们各自的融资渠道以及运毒路线。另外,Palantir还整合了其余的监控信息:银行流水、路边的监控路线、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线人笔录以及通讯记录等等。这些复杂而孤立的信息,被整合到Palantir的一个完整系统中,进行复杂的分析。算法太复杂,大家自行用《神探夏洛克》的情节脑补吧。
喜欢日剧的也可以用汤川学那一段类似于“美少女变身”的场景自行脑补。

最后的结果令人震惊,Palantir理清了关键人物以及关键组织的关系,并确定了主要嫌疑犯。最后结果是美帝通过跨境执法,侵入到墨西哥及南美多国,缴获了半吨左右的可卡因、30公斤的冰毒以及近300件武器,最终还逮捕了676名毒贩,包括暗杀联邦探员的大部分毒贩。

作者:何明科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hemingke/20576142
来源:知乎

分享&收藏
关键词: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和会员推荐转载文章,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会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原文链接和作者,否则产生的任何版权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果有文章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删除或者进行授权,联系邮箱:service@datagold.co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